關於部落格
Come,come again,whoever you are,come!
  • 119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Whirling Wind

我不敢肯定。說不上來。 如果坦承對這些日子有所留戀,有所懷念,是否就顯得分離與陷入一種無謂? 在八煙的山裡,看見瀑布及流淌在小徑上冷冰冰、又清澈到讓人開心大叫的泉水,嘴角就忍不住浮起笑,因為想到在長濱山谷裡的溯溪。在芬嵐樓的露台看山,再看見雲裡的月亮,就想到最開始的那一個晚上,半夜裡,有多漂亮、令人暈眩的月色在海面上潾潾漂浮。 開始下起了雨。 無一處不是開始。於是,那麼就說說那個開始。 五月十八日。 *** 有人問我夜裡都在做什麼而不睡覺的時候,我時常難以仔細描述,究竟是為了什麼,而不願爬進溫軟的床舖。比如現在,也許所有人都已沉沉睡去──或者至少在自己或別人的被子裡──我卻剛從佛堂裡散步回來,用像螃蟹橫著走路的步伐,邊走邊依依惦戀夜色裡海上的月光。 也許我不該進入屋子。也許,我該拋棄那些墨守成規,以自己的時間運轉模式來過生活,這樣我也許便能坐在用漂流木雕成的板凳上怡然揮霍一整晚的歲月,看月色由朦朧到清晰,由光暈到明華,由邊際到中天。壁虎在牆上啾叫,飛蟲滑行,盤旋,青蛙呱呱,驀地我竟看見屋子裡地上爬行的小蟲居然是螃蟹。然而我確實已經按亮了燈,打開電腦,開始零落不成文字地寫著這些。 這樣的夜…… 沉睡的,甦醒的。 月光浮沉,模糊了界線。這裡並非沙漠,但我看見海市蜃樓,水面上,兩列樹影影綽綽地綿延而去,迷濛而不切實際。這的確不切實際,海面上會有什麼?然而,這卻真實的讓我感覺不可置信。 那樹影是真的。 也許是遙遠數千里外的折射。也許曾經桑田如今滄海,於是這便是那麼些遙久時光裡,在這領域裡曾有過的那些什麼的記憶,當時兩列道樹青翠佇立,有人執傘在月下,輕悄而去。 進屋子的時候,小黑蜷在樹下睡著。 黑夜。 黑的山。黑的海。 銀的浪頭。 螢火橘般的車燈。剔透的星星。 車開在黑的山裡,我時常恍惚,以為這一路前去不知何方。 也並不害怕。因為開車的人知道路。 所以,這是一種文藝的情調。 是嗎? 或者是。 眾生顛倒夢想,那麼我也就顛倒著記敘日落時分。太陽下山,又碰上颱風的時候,最能看見美得讓人嘆息的天色。色澤絢麗,雲形輕柔舒卷,一輪紅日逐漸以山嶺為扇,掩去神色,分不清的微笑或低眉。南風招展頭髮,盤成一臉夕照疏映,手上因著整理場地而撿起的乾稻草根,是一管蘆笛,一柄細劍,一把白哉的千本櫻緋村的逆刃刀,是一垂柳枝西湖的傘。 果真是顛倒夢想。 我站在東海岸。 *** 一路從台北顛簸東行,下車的時候,我張大嘴巴啞口無言。這裡怎能這麼美?而這風又怎能這麼大? 我吃吃笑起來。 用掃帚簡單打掃過地面,搬開桌椅,再用腳試探著,把地上大顆的石礫撿起來之後,我們開始鋪地墊。黑色的,感覺像是橡皮的地墊,看起來不甚巨大,卻厚重得超乎想像。逐一而仔細地將地墊與地墊間的隙縫密合,弭平起伏,風颳過跪在地面上的我們的頭髮,夕陽一點一點西斜,陰灰的光景漸漸有了日暮時分的昏黃味道──就像媽媽煮好了菜而飄出的飯香、農人領著拖犁一天的水牛在泥濘裡泡澡、出外工作的人闔上最後幾份檔案夾並且鬆開領帶,一切都開始懶洋洋地準備乘風憩息的味道。 這是美好的開始。 美好的,開始。美好,的開始。 佛堂整體景觀與地墊特寫。  親愛的Videha的專屬使用區及音響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